首页 > 资讯平台

谁动了我的学费?消费金融公司跑马圈地之惑

   家住山东临沂的学生家长陈月(化名)给孩子报了线上教育平台学霸君的寒假班。在停课后,3000多元的学费突然变成2万多元的分期贷款。消费者是否知情成为关键性的争议点。专家表示,金融机构要做好风控,不仅要把控消费者的信用风险,也要把控场景平台的风险,更要关注场景平台的经营前景、财务状况等信息。

  1月初,线上教育平台学霸君的创始人张凯磊在发表于朋友圈的公开信中这样写道:“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的冬天倒下了,我们的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张凯磊披露的数据显示,学霸君有5万多名学生。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一些家长正陷于退费无门的境地。不少人发现,原以为是分期付款的学费,竟变成了分期贷款。课程虽然没了,贷款催收却没有停止。

  近年来,我国消费金融市场发展潜力被持续看好,与相关场景平台合作成为金融机构发展消费金融的重要抓手之一,但部分类似学霸君这样的场景平台在出现问题后留下了大量纠纷。专家认为,金融机构在与场景平台进行合作时管住资金池是关键。

  学费秒变贷款

  在春节假期期间,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北京市朝阳区瀚海国际大厦,该大厦是学霸君的办公所在地。然而,记者被告知学霸君已搬离。

  瀚海国际大厦的保安向记者提供了一个地址,称员工和家长可去该地找北京智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处理相关事宜。

  天眼查信息显示,智周教育法定代表人是张凯磊,该公司于2020年12月31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当记者来到瀚海国际大厦保安所告知的地点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只负责信息登记。由于学霸君资金链断裂,家长只能通过诉讼方式追回学费。

  家住山东临沂的学生家长陈月(化名)告诉记者,2019年年底,她在学霸君老师的推荐下给孩子报了一个30课时、学费共3620元的寒假班。当时,双方约定分两个月缴纳学费,分别为1420元和2200元。该班型在寒假结束后停课。

  2020年2月,陈月提出停课要求。在停课后,她却收到一条来自某消费金融公司的催款短信。该短信称:“您的贷款当期应还金额为2248.33元,我司在您的还款账户里已扣0.0元,请及时足额还款。”

  陈月马上联系学霸君的老师,但对方建议她先还款,在办理完退学后学霸君会把钱返还给她。

  “为什么我还要为已停课的课程交学费?”陈月提出质疑。这时,学霸君老师才告诉她,当时给她办的是教育分期贷款。从这家消费金融公司发来的短信看,陈月的欠款总计为20235.01元。

  面对3620元的学费突然变成2万多元的分期贷款,陈月既纳闷又生气。“我本想着能承担多少学费,就交多少钱。我承受不起每月2000多元的还款。如果早知道是分期贷款,我肯定不会办的。这些机构怎么能在背地里给我办这种贷款呢?”

  经过与学霸君多次沟通后,陈月的贷款已于2020年4月中止。

  然而,湖南常德的学生家长严丽(化名)却没有陈月这么“幸运”。2020年5月,严丽给孩子报了学霸君的四年级数学课程。一个月后,由于个人原因暂停上课,严丽提交退款申请,学霸君于2020年7月审批通过该申请,但截至目前,严丽退款申请的办理状态仍为“退费中”。近几个月,严丽持续收到消费金融公司的催收电话和短信。近两个月,严丽已不再支付还款。“担心交完钱,又打了水漂儿。”她表示。

  变身背后

  分期付款是怎么变成分期贷款的呢?

  严丽称,就在付款时,学霸君老师发给她上述消费金融公司的二维码。学霸君老师只说“分期”,未提“贷款”。陈月回忆道:“我是通过学霸君老师发来的链接进行付款的,一直以为把钱交给了学霸君,根本不知道分期贷款的事。”

  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永波介绍,教育分期贷款的具体操作模式一般是由金融机构直接将相关课程的学费一次性全额打给教育机构,家长再按月向金融机构分期还款,期限为12-24个月不等。如将该类贷款认定为金融消费产品,则应按“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原则,界定金融机构与相关教育平台是否尽到向家长推荐该类产品时的适当性义务。

  某消费金融公司人士刘欣(化名)向记者介绍的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刘欣说,该公司此前也与学霸君有过合作。学霸君为公司引流,公司决定是否放款,相关利率由公司根据风控结果确定。“但是公司不直接与消费者签署贷款合同,而是在学霸君与消费者签订的协议中写明资金提供方来自于消费金融公司。”

  消费者是否知情成为关键性的争议点。从多位消费者表述看,他们事前并没有注意到分期付款和分期贷款的区别。不过,黑猫投诉平台显示,也有消费者表示,对学霸君为消费者办理分期贷款用于支付学费的做法知情。

  某头部消费金融公司人士表示,公司与场景平台签署的合作协议会约定,场景平台应告知消费者这是一笔贷款。“事实上,很多场景平台都做不到这点。如果没做到,那么,在出现坏账时双方都要承担损失。”

  如何确定场景平台对消费者进行了告知?“双录”是方法之一,即在消费者和场景平台签署合同时录音录像。“由于有些消费者觉得体验不好,所以,场景平台不愿意实施。”上述人士坦言。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认为,如在签订协议过程中没有进行相关提示,那么,消费金融公司和场景平台就没有尽到相应的提示义务。

  北京市华城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张宇锋分析,对消费者是否知情的问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存在消费金融公司和场景平台没有在合同中以醒目的形式,告知消费者相关事项的可能。

  另外,许多家长对无法上课却还要继续还款的事表示难以接受。对此,刘永波认为,对这个问题,还是要看相关合同的具体约定。如果是消费者向消费金融公司贷款,一次性支付给在线教育平台公司,则家长还需按贷款合同还贷。若双方合同约定的学费属预缴费用,那么,未上课就不应扣费,已预缴费用应予退还。

  管住资金池

  单笔支付费用较高的消费场景的客户具有潜在的信贷需求,一些场景平台已成为金融机构批量转化客户的入口。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场景金融在理论上实现了金融机构、场景平台和消费者的三赢格局,金融机构增加了利息收入,场景平台扩大了业务规模、提升了客户黏性,消费者实现了提前消费。

  然而,无论是蛋壳公寓爆雷,还是学霸君事发,都为一些消费金融公司与场景平台合作的发展敲响警钟。于百程表示,在资金直接打给场景平台的深度场景金融模式中,除借款人还款风险外,场景平台经营和道德风险凸显。一些医美、租房、教育等类场景平台出现过骗贷、过分营销、倒闭和卷款跑路事件。场景平台往往规模比较大,出现风险后对于金融机构的影响比较集中。

  刘欣表示,其所在的公司与学霸君的合作已停止。在学霸君事发后,该公司已决定停止催收相关欠款,自行承担损失。“像学霸君这样的场景平台流量大、知名度高,在与消费金融公司合作时议价能力强。我们处于弱势,难以充分把握场景平台风险状况。一旦场景平台爆雷,就会留下一地鸡毛。”

  上述头部消费金融公司人士告诉记者,每家消费金融公司对与之合作的场景平台都有一套准入体系和风控体系。在双方签署合作合同时,相关条款通常对场景平台是有利的。消费金融公司能做的只能是在选择上更慎重。

  对消费金融公司与场景平台的合作,黄大智表示,金融机构要做好风控,不仅要把控消费者的信用风险,也要把控场景平台的风险,更要关注场景平台的经营前景、财务状况等信息。

  刘欣表示,目前场景金融仍是公司拓展业务重要途径。“公司正在探索在一些更细分领域与相关场景平台开展合作,比如涉及牙齿矫正、植发等场景的企业,但还没有形成比较强大的品牌规模和议价能力。对于比较理想的场景平台,我们的风控也比较好做。”

  于百程认为,金融机构也可改变场景金融模式,与场景平台进行浅度合作,将资金直接投放给消费者,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场景平台的道德风险和经营风险。在监管方面,可从两方面入手:一是对互联网贷款的合作方进行规范管理;二是对特定的场景平台经营活动出台综合性规范办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尹振涛表示,对教育、租房等领域的涉众类新兴模式,要关注这些模式中的数据流、资金流等信息,管理好个人数据安全、资金流向等,还应考虑是否引入第三方监督机制及存管机制。

  例如,针对租房领域的“资金池”问题,北京市多部门近日出台的《关于规范本市住房租赁企业经营活动的通知》明确,住房租赁企业向承租人收取的押金应当通过北京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建立的专用账户托管。银行业金融机构、小额贷款公司等机构不得将承租人申请的“租金贷”资金拨付给住房租赁企业。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聊城财经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