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公司

天齐锂业仨月变脸玄机:期间配股募资29亿绑架投资者?

   中国经济网北京2月5日讯 (记者 马欣) 2月2日晚间,天齐锂业(002466.SZ)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报告期内亏损26亿元至38亿元。受此影响,鼠年首个交易日(2月3日)天齐锂业股价“一”字跌停。昨日,天齐锂业开盘一度跌停,股价跌至去年12月26日以来最低24.97元,截至当日收盘,天齐锂业每股报29.00元,涨幅4.54%,振幅16.69%,换手率11.03%。

  2019年10月23日,天齐锂业在《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全文》中披露,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00万元至1.2亿元。三个月后,天齐锂业修正2019年业绩,预计亏损26亿元至38亿元。2018年,天齐锂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00亿元。

  为何2019年公司业绩大幅下调?天齐锂业在公告中解释称,主要系三个原因。一是在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不利因素影响下,行业面临多重压力和巨大挑战;二是收购Sociedad Química y Minera de Chile S.A.(以下简称“SQM”)23.77%股权后,公司财务负担沉重;三是投资和营运涉及澳大利亚、智利等国家,业务、财务受到所在国家的法律框架及政府政策变化等因素的影响。

  其中,对天齐锂业业绩影响最大的是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

  2019年12月26日,天齐锂业公告披露,配股计划实施完成,共募集资金约29.32亿元。天齐锂业称,公司对SQM长期股权投资等资产进行了清查和分析,认为该项资产存在减值迹象。2019年以来,SQM亦受到行业调整、锂价下行的影响,其经营业绩较同期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且与预期偏差较大。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8号-资产减值》等相关规定,本着谨慎性原则,根据SQM经营情况及未来的盈利预测,经初步测算,公司2019年拟对SQM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约22亿元人民币,最终减值计提金额将由公司聘请的评估机构及审计机构进行评估和审计后确定。

  2018年5月,天齐锂业与加拿大化肥公司Nutrien公司签订协议,以65美元/股、总交易款40.6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9.2亿元)拿下智利锂矿巨头SQM23.77%的股权,成为SQM第二大股东。

  SQM公司为全球三大盐湖提锂巨头之一,天齐锂业希望依靠此收购,将资产从矿山锂向盐湖锂延伸。

  但实际上,天齐锂业处于债务高压之下,本次配股所募资金不足以偿还因收购SQM股权而产生的全部贷款。该笔交易,天齐锂业自筹资金7.26亿美元,向银团借款35亿美元,杠杆率高达5倍。

  2019年12月26日,天齐锂业公告披露,配股计划实施完成,共募集资金约29.32亿元。本次配股以股权登记日2019年12月17日(R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收市后公司总股本11.42亿股为基数,按每10股配售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可配售股份总数为3.43亿股,发行价格为8.75元/股。当日,天齐锂业复牌涨停,股价涨至26.90元/股。

  界面新闻报道称,天齐锂业是近5年来A股唯一一家进行两次配股的上市公司。据报道,天齐锂业曾在2017年12月13日发布配股公告,拟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16.5亿元(含发行费用),扣除发行费用后拟全部用于在澳大利亚西澳大利亚州奎纳纳市建设“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该项目预计总投资为3.98亿澳元(根据交割日汇率折算人民币约20.16亿元)。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的负债总额为367.28亿元。其中,有息负债高达336.93亿元,包括短期借款24.3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52亿元,长期借款282.08亿元,应付债券23.95亿元,资产负债率达75%,净负债率高达264%。而2017年底,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则为40.39%。公司财务费用也因此飙升至16.5亿元,增幅562.75%。 

  而2019年底的配股并未能解决天齐锂业的资金“饥渴”问题。

  仅仅半个月不到,天齐锂业于2020年1月9日召开了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八次会议和第四届监事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为全资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的议案》、《关于为全资子公司申请银行授信提供担保的议案》和《关于2020年度申请不超过6亿元融资租赁额度的议案》。

  天齐锂业董事会全体成员同意将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四川天齐盛合锂业有限公司49%的股权为成都天齐向四川省射洪县国有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借款 3 亿元人民币提供质押担保。

  为支持各全资子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公司拟为全资子公司天齐锂业(射洪)有限公司、成都天齐、天齐锂业(江苏)有限公司、天齐鑫隆科技(成都)有限公司和遂宁天齐锂业有限公司申请不超过77.80亿元人民币的银行授信提供担保,该担保额度有效期限为至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之日止。

  为优化债务结构,盘活公司资产,拓宽融资渠道,公司全资子公司江苏天齐、射洪天齐拟与不存在关联关系的融资租赁机构,以售后回租方式开展融资租赁业务,融资金额不超过6亿元人民币,并由天齐锂业提供保证担保。

  对于天齐锂业近年来的配股行为,被市场多次质疑“绑架”投资者,多家媒体亦因此发声。

  第一财经2019年12月表示,天齐锂业正在为自己2018年的疯狂收购买单。这家公司筹划以每10股配售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募集金额约30亿元。这些钱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偿还购买智利化工矿业公司SQM 23.77%股权的部分并购贷款。本次配股的根本原因是公司一年前的一次疯狂收购。界面新闻也在报道中质疑天齐锂业“绑架”投资者。

  此外,2019年12月,天齐锂业配股期间,其内部员工还曝出因内幕交易被罚。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海南监管局网站2019年12月17日公布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5号)显示,天齐锂业购买SQM公司23.77%股权事项,属于《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规定的重大事件,构成《证券法》第七十五条规定的内幕信息。内幕信息形成于2017年9月22日,公开于2018年5月18日。当事人杨欢是天齐锂业财务部员工,于2017年11月3日收到天齐锂业战略发展部李某发来的关于天齐锂业收购SQM公司股权事项的邮件,参与相关交易架构税务分析的工作,知悉内幕信息,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张文淞系杨欢的配偶,两人共同生活。

  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张文淞”证券账户共计买入天齐锂业股票1.37万股,成交金额77.12万元;配股股数300股,配股金额3318元;现金分红2800元。经测算,共计获利8.36万元。“张文淞”证券账户交易天齐锂业股票的77万余元资金来源于张文淞的自有资金。2018年3月22日、3月26日,杨欢通过微信建议其父亲杨某森买入“天齐锂业”。2018年3月23日至5月18日期间,杨某森共分4笔买入1900股“天齐锂业”,成交金额10.05万元,卖出300股,成交金额1.57万元。

  张文淞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天齐锂业”的行为,违反《证券法》第七十三条和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杨欢建议他人买卖“天齐锂业”的行为违反《证券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构成内幕信息知情人在内幕信息公开前建议他人买卖证券的行为。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海南证监局决定没收张文淞违法所得8.36万元,并处以8.36万元罚款;对杨欢处以3万元罚款。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聊城财经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