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公司

疑涉内幕交易案 南风股份实控人等被采取强制措施

   ■本报记者 赵 琳

  见习记者 王小康

  继重大资产重组告吹、董事长失联、股价暴跌之后,近日南风股份又起波折。6月20日,南风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暨实际控制人杨泽文、杨子江,持股5%以上股东仇云龙以及公司董事会秘书王娜,因可能涉嫌“4·13内幕交易案”,被上海市公安局采取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南风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日常经营运作正常,上述事件未对公司的正常经营管理产生影响。

  《证券日报》记者就此事致电南风股份,工作人员表示董秘王娜正在开会,目前在公司正常履职,稍后会把采访提纲转给董秘。截至发稿日,公司方面没有回复。

  对于上市公司内幕交易的发生,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内幕交易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不但扰乱了证券交易秩序,而且也破坏了证券交易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监管层监督上市公司实控人是否涉及内幕交易的做法,意在营造公平透明市场,从源头上铲除滋生内幕交易的土壤和条件。”

  实控人、董秘等4人

  被采取强制措施

  南风股份公告显示,杨泽文、仇云龙等4人均表示对上述案件不知情,亦未参与该案,但会继续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据公开资料显示,杨泽文、杨子江和南风股份失联的董事长杨子善为亲属,其中,杨泽文为杨子善的父亲,杨子江为杨子善的兄弟。在长子杨子善负债失联之后,父亲和弟弟又可能摊上内幕交易案,杨家父子在不到两个月内接连“出事”,令不少投资者难以接受。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广东董秘圈有消息传出,杨子善目前人在国外,但该消息尚未经证实。南风股份工作人员则表示,公司方面目前仍没有杨子善的消息。

  资料同时显示,仇云龙为南风股份的第二大股东。其持有10.97%的股份,此人同时也是南风股份下属子公司中兴能源装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装备”)董事长、总经理。

  事实上,今年1月中兴装备的副总经理陈卫平就已经涉嫌污染环境罪被公安局逮捕。此外,中兴装备的经营状况也不乐观。四年前重组时,根据双方签署的业绩补偿协议,中兴装备需在2017年实现净利润1.9亿元,但实际上,据南风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中兴装备去年仅实现净利润1.08亿元,相差8200万元。

  截至目前,关于“4·13内幕交易案”,尚未有具体细节披露,但南风股份在此前的公告中表示,仇云龙、王娜被采取的强制措施不影响其任职资格和正常履职,上述事件未对公司的正常经营管理产生影响。

  对于南风股份的情况,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类问题频出的上市公司说到底没有把‘监管’放在眼里,同时也暴露出公司内部问题重重。未来,公司要想维持下去并非易事,可能需要一次大的革新,以使公司步入正轨。”

  多项债务和诉讼

  接踵而来

  自杨子善失联至今已有近两月,南风股份受此事件的影响还在持续,多项债务和诉讼接踵而来。

  2018年5月19日,南风股份就发布公告称,杨子善除了利用股票质押获取了3.6亿元借款之外,还可能存在冒用公司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债务金额约3.8亿元(未经核实)以及其他未牵涉公司的个人债务(具体金额不详)。公司也因此被冻结了12个账户,合计4707.71万元。

  随后5月30日,因公司银行账户被查封,南风股份发布公告称,为确保公司的生产经营正常,公司拟暂时通过公司控股子公司佛山市南方丽特克能净科技有限公司代收代付公司日常经营发生的收入和支出,累计发生额不超过人民币7000万元。

  而截至6月12日,据南风股份披露的信息显示,公司共有16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合计5039.37万元,共9处不动产被查封。同时,公司收到了与杨子善相关的7宗案件诉讼材料,合计金额6286万元。这些案件目前均尚未开庭。南风股份在这7宗案件诉讼材料中,均被列为被告。

  未来,是否会有更多的债权人起诉、索赔,又是否会有更多的债务浮出水面都是未知数。

  二级市场上,南风股份自杨子善失联至今,公司股价已从11.30元/股跌至目前的不足4.40元/股,跌幅达到61.06%。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聊城财经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