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富故事

徐和谊:中国车企要跳出制造层面的股比纠结

  “(我们和戴姆勒就交叉持股)早就签了协议了,还用了6年时间来完成。至于为什么,若干年之后我可以告诉你”。7月29日,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首次就入股戴姆勒进行公开回应,强调称目前这种互相持股的关系,不是后来由于形势变化来的,而是多年前就定下的。

  7月23日,北汽出资25亿欧元(约人民币192亿元),获得了戴姆勒5%的股份,包含2.48%的直接持股以及额外等同于2.52%股份投票权,北汽正式成为戴姆勒第三大股东。由于这一入股计划早在6年前双方签署的“北戴合”协议中早就达成,因此也成为国内汽车业流程“走”的最长的一次股权交易。

  “我们确实做了好多时间的准备,都是严格按照都是按照国外国内的法规,严格的来,一点都不能乱”。徐和谊表示,因为北汽是国企,而且是国有100%控股的企业,操作这样的事情缺乏经验,所以格外小心谨慎。“按照多年前我们签的协议,他们先持股我们,因为这个比较好操作、比较快,我们慢一点,没有关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2013年11月,北汽集团与戴姆勒签署了被称为“北戴合”项目的一揽子战略合作,并约定,在戴姆勒持股北汽股份之后,北汽也将入股戴姆勒。徐和谊在2015年也曾表示,入股戴姆勒的谈判在2013年签完协议后就已启动,但由于德国相关法规的严谨与繁复,因此之前两年一直在走相关的审批流程。徐和谊当时表示已进入最后阶段,并预计在2015年年底前出最终结果。

  但在最后阶段发生了什么导致该项目陷入长达三年的中止期,外界至今不得而知。而有证券界人士分析认为,具有国资背景的北汽,在此次投资上及金额较大,且为境外投资,所以在前两年收紧境外投资的环境中,并不容易获批。而2018年年初吉利通过二级市场购买抢先成为戴姆勒第一大单一股东,被认为侧面刺激了北汽加快入股戴姆勒的操作进程。

  徐和谊还从侧面对股比变化放开的事情进行了回应,其表示股比开放是早晚的事情。但“管你开放不开放,不影响我们(北汽和戴姆勒)的合作”。在2018年汽车合资股比放开之后,宝马第一个改变了在华合资公司的股比,而奔驰被认为是有可能改变股比的热门企业。而自去年年底也曾传出过戴姆勒意欲对北京奔驰增持股权至65%的消息。

  “我觉得,这次北汽入股戴姆勒最大的意义在于,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不是制造环节上的谁大谁小,谁的股比多,谁的股比少,我们早把这个过程放下了,而是真正在资本层面双方紧密的联手”。在徐和谊看来。汽车合资股比的放开,带来的变化只是涉及的制造层面,这是“最低级”的状态。而事实上,按照当年的“北戴合”协议,北汽与戴姆勒的合资架构确实已经与已经完成外资增资扩股的华晨宝马有所不同。

  目前,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只是一个制造层面的合资公司,该公司由北汽股份控股,占51%,戴姆勒大中华区投资有限公司占股38.66%,戴姆勒股份公司占股10.33%。北汽与戴姆勒的另一个合资公司——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负责北京奔驰的销售业务,股比为戴姆勒大中华区投资有限公司51%,北汽股份占股49%。

  除了制造和销售拥有双方分别控股的合资公司外,目前双方也已形成了互为第三大股东的资本关联格局。同时,戴姆勒还是北汽新能源的股东。徐和谊认为,这种资本层面的互融关系的形成,已经超越了合资制造层面股比调节的重要性。

  “北汽和戴姆勒交叉持股的模式是车企应对中国股比开放的一个很好对策,不要只把眼光放在制造上,要跳出来,汽车产业是这么大一个产业,”徐和谊认为,在交叉持股之后,北汽和戴姆勒双方已经建立稳固的构架,“戴姆勒是要中国的市场,我们两家各有所得”。

  作为入股后的新动作,徐和谊同时透露,目前与戴姆勒正在整车以外的板块进行接触,正在扩大双方合作的领域。“下一步,我们在新能源领域,也会有深度的合作。我们还有其他的合作。”他表示,在日前成立的北汽新能源汽车试验中心中,就包括一个北汽和戴姆勒合建的实验室,主要围绕电池。“我们双方会走下去,形成一个长久的、良性的大框架,并且盘子会越做越大,而不是一个简单的(股比)调整”,徐和谊称。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聊城财经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