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要闻

近期物价上涨主要受供给扰动 并非需求带动

 

  2月7日,农民正在河北省邯郸市曲周县育苗产业园内劳作。 胡高雷摄(中经视觉)

  专家认为,近期物价上涨主要受供给扰动,并非需求带动。只要严格落实疫情防控措施,把复工复产和物流配送组织好,食品等生活物资供应不会有问题。从全年来看,市场供给是有保障的,需求也是相对稳定的。从宏观调控角度看,稳健的货币政策应该保持定力,既要合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也要着力为稳物价创造有利条件。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部分地区农产品市场价格明显上涨。不过,随着保供给多项举措加快落实,农产品市场价格稳中有降。

  有关专家对经济日报记者表示,今年全年物价平稳运行的总体态势没有改变,短期物价波动不会成为宏观调控的掣肘因素。

  多重因素扰动农产品价格

  “当前,农产品价格波动,主要受多重因素叠加影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分析说,2019年我国农产品价格总体处于上升通道。进入2020年,农产品价格还没来得及迎来拐点,就遇到了新情况。一方面,今年春节假期较往年提前,且春节本身就是农产品消费旺季;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农产品供给和需求格局与往年明显不同。

  李佐军表示,受疫情防控影响,与节庆活动相关的大规模农产品采购需求减弱。但是,家庭日常生活消费需求是刚性的。从供给侧看,冬季农产品供给相对少一些,加上一些农业企业和农产品加工企业尚未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农产品供给能力尚未释放,流通环节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也认为,当前气温偏低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蔬菜等农产品生产,春节假期又是农产品需求旺季,并且受疫情防控影响,物流运输成本增加,推动了局部地区农产品价格走高。

  交行金研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分析说,往年春节期间食品、消费品、服务类等价格环比都呈季节性上涨。从监测情况看,今年年初以来,商务部公布的食用农产品价格明显上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生猪价格也在持续上涨,主要是受到节假日消费的带动。

  “与往年最大的不同是,疫情对物价的影响比较复杂。”唐建伟说,一方面,当前疫情防控直接导致春节期间大量消费需求减弱,特别是餐饮、电影、旅游等消费显著下降,这会给相关食品及服务类产品带来价格下跌的压力。另一方面,受交通管制、部分企业停工等影响,一些生活必需品的供给出现暂时性短缺,又会对物价造成上涨压力。

  多措并举增加农产品供给

  李佐军认为,稳物价,关键还是要从保供给入手。一方面,政府要对提供农产品供给的各类市场主体予以必要政策支持;另一方面,要采取有效举措,把疫情防控对农产品流通的影响降至最低水平,确保生产环节和流通环节高效对接。此外,要加强价格执法,对囤积居奇和哄抬物价的违法行为予以严厉打击。

  “当前,正处于疫情防控特殊时期,更应做好稳市场、保供应、控物价的各项工作。”唐建伟说,为有效控制疫情对物价的影响,需要提前做好预判,并加强统筹协调,确保供货畅通,重视保障物资供应。

  周茂华建议,要畅通运输通道,对蔬菜、瓜果、肉禽等广大群众生活必需品开设绿色通道。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连维良表示,我国食品加工能力是很大的,常态下产能利用率偏低,只要严格落实疫情防控措施,把复工复产和物流配送组织好,食品等生活物资供应不会有问题。下一步,为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必需品供应,将进一步做好增供应、稳价格、优秩序、保重点等工作。

  全年物价平稳运行态势可期

  尽管受到疫情防控影响,部分农产品价格出现较为明显地波动,但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2020年我国物价运行平稳总体态势完全可期,CPI大概率呈现前高后低走势,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将保持平稳运行。

  “我国农产品供给能力是比较强大的,只看在疫情防控影响下能不能及时转化为现实供给。”李佐军说,从全年来看,市场供给是有保障的,需求也是相对稳定的。因此,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各地区各部门还是要着力做好稳物价的各项工作。从宏观调控角度看,稳健的货币政策应该保持定力,既要合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也要为稳物价创造有利条件。

  “我们不应该过度夸大疫情对农产品市场供给的影响。”周茂华说,疫情防控在影响供给的同时,也在影响需求;我国应对措施及时有效,疫情对市场冲击将减弱;农产品市场存在自我修复能力。预计2020年全年CPI将呈现先扬后抑走势,全年通胀整体可控。

  周茂华认为,2020年我国物价存在结构性上涨压力,主要是受猪肉价格、季节性因素及短期冲击影响。应对短期物价上涨,主要还是从供给端发力,稳定供给与市场预期;中长期则要通过改革,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唐建伟认为,疫情防控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春节期间消费需求弱于往年,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物价持续上涨的压力。受翘尾因素影响,二季度疫情减弱之后CPI可能迎来年内高点,三季度之后可能明显回落。

  “当前的物价上涨更多是供给扰动,并非需求拉动。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矛盾仍是需求不足问题,因此物价不会成为宏观政策的制约因素。”唐建伟表示,考虑到农产品生产的周期性特征,为避免供给波动造成价格大起大落,也为避免持续出现“谷贱伤农”情况,政府需要提早采取措施来引导市场供需平衡,相关企业和生产商也要在尊重市场规律的基础上合理安排生产,确保农产品生产供应平稳。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林火灿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聊城财经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