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要闻

ICO利润已超毒贩,金融创新不能游离于监管之外

   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ICO(首次代币发行)监管趋严,比特币中国昨天晚间发布公告表示,9月3日下午6时起暂停ICO币提币业务,等待监管政策正式明确。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在最严厉的情况下,涉嫌非法集资的定性,不排除ICO将面临被取缔的结局。

  ICO英文全称Initial Coin Offering,是指企业或非企业组织在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下发行代币,向投资人募集虚拟货币(一般为比特币、以太坊)的融资活动,是过去一年里加密货币、区块链和互联网金融市场上最热的概念。

  从区块链理论的角度来说,ICO是一项中立的技术,从金融创新的角度来说,作为全新的融资方式,其价值在以极低的门槛,让中小企业可以便捷地面向全球获得融资。同时,也为一些具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提供极其可观的收益率。

  应该说,ICO本身具有创新价值,并非洪水猛兽。但在中国的短暂发展中却迅速变了味道,逐渐成为欺诈、危险性投资项目的代名词,疯狂的营销手段甚至与传销沾上了边。

  有人称,ICO利润已经远远超过毒贩,这个说法一点都不夸张。三小时募资1.5亿美元,五天募资1.85亿美元,疯狂的ICO正在造就着一个有一个一夜暴富的故事。最离谱的是,“中国比特币首富”李笑来一个没有白皮书(项目融资说明书)ICO项目却融得了近2亿美元。

  很显然,远超毒品利润并非源于技术创新或融资模式创新所带来的项目价值(利润)创造。有多位业内大佬近日对媒体称,现在的ICO90%是蓄意骗钱,剩下10%中又有90%是必定失败的伪需求。毫无疑问,这是无法真正为投资者带了价值投资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8月30日向ICO项目投资者发出了“危险性”提示。

  让ICO真正疯狂的原因在于,当前的ICO还处于一个参与无门槛、发行无审核、监管尚处于灰色地带的状态。选举、竞技、自由行、白酒、颜值、婚恋、社交、汽车等五花八门的ICO项目一窝蜂涌向市场,一些非常不靠谱、尚在PPT阶段的项目纷纷涌入到ICO进行所谓的融资,这近乎于诈骗。

  之所以出现监管空白,是因为ICO究竟是不是融资行为还存在一定的争议。ICO通常以比特币等作为代币,并不是直接以人民币进行融资,而比特币等代币在我国认定是虚拟商品,不是法定货币。因此,有学者认为,“ICO融的是代币,代币本身来讲是个物,它不是一种资本,而是一种资产,所以ICO应该是融物行为,或者叫物物交换行为。在物物交换基础上,监管方面比较宽松。”

  其实,这种说法并不可客观,综合目前一些情况来看,ICO被监管部门认定为融资行为的可能性极大。据财新网9月2日报道,监管已经对ICO做出了判断,相关规范文件将于近期发放。8月21日,央行总部收到了相关紧急报告,该报告条分缕析,明确指出,用实质重于形式的穿透式监管来看,ICO属于变相非法集资。虽然ICO是否真正被监管部门定义为变相非法集资尚未见到官方表态,但“穿透式监管”的提法绝非空穴来风,按此可以推测,认定为“融资行为”并进行相应金融监管的可能性极大。

  所谓“穿透式监管”,是透过金融产品的表面形态,看清金融业务和行为的实质,将资金来源、中间环节与最终投向穿透连接起来,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甄别金融业务和行为的性质,根据产品功能、业务性质和法律属性明确监管主体和适用规则,对金融机构的业务和行为实施全流程监管。ICO所融到的代币如比特币虽然不是法定货币,但在市场上能快速兑换成法定货币的,基于“穿透式”的视角,属于融资行为应无争议。

  既然ICO在“穿透式监管”的视角下,是一种融资的金融行为,那么,作为一个高风险金融行为,无论是传统金融还是金融创新都应当纳入金融“谨慎监管”的范围。同时,任何游离于监管之外的所谓金融创新必然会导致无序蔓延从而引发各种金融乱象,因而全社会都要对金融创新保持应有的警惕,只能鼓励规范化金融创新,一些披着ICO外衣的伪金融创新行为更要予以遏制。

  目前,央行协同银监证监部门、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已经开始密集调研ICO项目。8月24日,银监会发布的《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中,其列举的一系列处置非法集资职能部门应当启动行政调查的情形,就包括以虚拟货币等名义违规筹集资金的行为。(作者系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聊城财经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